你的DNA被偷窺:基因信息揭示個人特征篩查罪犯
作者:伊爾琳·墨菲  譯者:趙旭丹

誰動了我的DNA?

藏匿20多年的連環殺手最終被警方抓捕,DNA數據庫在此過程中大顯神威。然而另一方面,警方采集和利用DNA數據的情況已經發生了巨大變化,無辜大眾的自由和隱私正受到越來越嚴重的威脅。為了保護海量DNA數據不被濫用,必須制定一系列法規了。

20世紀80年代中以來,一個連環殺手在美國洛杉磯地區先后殺害了10名婦女。因為每次犯罪后都會長期銷聲匿跡,這名殺手被稱為“殘酷睡客”(Grim Sleeper),逍遙法外近25年。2010年,警方在加利福尼亞州逮捕了一名非法持槍的男子,這似乎與“殘酷睡客”毫無關系。根據加利福尼亞州的法律,需要將這名男子的DNA樣本提交到一個國家DNA數據庫。通常,DNA數據庫檢索要求精確匹配,即犯罪現場發現的未知人員的DNA圖譜與數據庫中某個已知犯罪分子的DNA數據完全一致,才會返回結果。檢索主要比對基因組中的13個位置,這些區域的DNA序列因人而異。如果經過檢索,樣本在數據庫中沒有匹配結果,調查人員就知道,在已有的DNA數據庫中沒有他們要找的犯罪嫌疑人。

然而,這次檢索有些不同。檢索目標不是找出與“殘酷睡客”完全匹配的DNA圖譜,而是那些相似的圖譜。之所以能進行這樣的檢索,是因為在2008年,加利福尼亞州率先允許進行這種新型數據庫檢索。這種被稱為“親屬匹配”(kinship matching)或“家族匹配”(familial matching)的技術,可以找到部分匹配的結果。當犯罪現場發現的DNA樣本在數據庫中沒有完全匹配的結果時,就可以進行這種檢索。因為比起陌生人來,有親屬關系的人擁有更多相同的DNA序列,所以DNA數據庫中非常相似的匹配結果,可能代表著與實際犯罪分子有親屬關系的人。這樣,警方就可以通過調查數據庫中檢索到的犯罪分子親屬來破案了。

在“殘酷睡客”一案中,2008年進行的一次“家族匹配”檢索沒有得到任何結果。然而,兩年后,同樣的檢索得到了一條新線索:那名在加利福尼亞州因非法持槍而被捕的男子,其DNA圖譜與“殘酷睡客”非常相似。根據這名男子的年齡以及連環殺手首次作案的時間,警方迅速將目標鎖定在這名男子的父親上。隨后,一名警官在比薩店假扮成服務員,趁這家人前來用餐時,偷偷采集了他們的基因樣本。果然,這個父親的基因樣本與多年前在犯罪現場采集到的樣本完全匹配,不久之后,“殘酷睡客”就被緝拿歸案了。

這種DNA技術在抓捕罪犯過程中大顯神威的案例令人興奮,許多電視節目熱衷于報道這個故事:華麗的技術幫助鍥而不舍的警方最終抓獲冷血殺手。然而,還有另外一種高科技的故事,也是關于搜索連環殺手的,它們同樣值得關注,但毫無疑問令我們深感不安。

香農?科勒(Shannon Kohler)是美國路易斯安那州的一名男子,他被警方找上門來,因為警方正在進行一次DNA拉網式搜索,廣泛采集600多名男子的DNA樣本,并與某謀殺案犯罪嫌疑人的DNA進行匹配。科勒拒絕主動提供DNA樣本,并提供了一系列證據,證明自己與謀殺案無關,包括3次謀殺案發生時他的詳細行蹤。

盡管如此,警方還是得到法院授權(后來被認定為無效),采集了科勒的DNA樣本,并把他的姓名泄露給媒體——而媒體則大張旗鼓地把他刻畫成一個不配合此案調查的主要嫌疑人。最終,科勒的DNA樣本證明,他并不是謀殺犯,但警方一直沒有告訴他這一點。兩個月之后,科勒看到一份報紙上的一篇簡短報道時才知道,自己早就被證明是無罪的了。而這兩個月以來,他一直承受著被別人視為連環殺手嫌疑人的陰云,每天都擔心可能無辜被捕并判處死刑。

正如科勒這段驚心的經歷所展示的,執法部門擴大DNA檢測的應用范圍,已經對無辜公眾的自由構成日益嚴重的威脅。美國DNA聯合索引系統(Combined DNA Index System,縮寫為CODIS)建立15年來,已經積累了超過1 000萬犯罪分子和45萬將遺傳物質遺留在犯罪現場的未知人員的DNA圖譜。這個數據庫也包含了那些曾被起訴,但最終沒有被定罪的人的DNA數據。在美國,超過半數的州都要求警察在抓捕某些犯罪嫌疑人之后采集DNA。

為了解決對公民自由的威脅,決策者必須了解這一技術確切的有效性——比如,有多少定罪歸功于DNA數據庫檢索,有多大比例的檢索能提供有用信息——弄清楚這些基本問題之后,他們才能決定,是否要像有些人建議的那樣,建立一個包含全國每一個人DNA信息的國家數據庫,并允許在這個國家數據庫中檢索與犯罪現場收集到的DNA樣本相匹配的結果。

200多年來,我們一直要求警方,對與犯罪案件有關的個人進行搜查或取證前,必須得到授權;采集DNA證據也不應例外。政府應該采取措施,比如禁止部分匹配檢索,更嚴格地管制對DNA數據庫的使用。另外,政府也應該制定法規,確保在沒有法院許可的情況下不得對收集到的DNA樣本進行新的檢測,警方數據庫也應該向被告律師開放,以便推翻被告不應承擔的罪名。為了保護公民自由,以及維護公共安全,必須做出這些改變。

采集與檢索的風險

從前,強制DNA檢測帶來的威脅非常小。20世紀90年代末,一些州通過立法,要求犯下最嚴重罪行(比如謀殺和性犯罪)的人必須提供包含DNA的血液樣本,從那時起,強制DNA檢測開始實施。現在,已經可以通過簡單刮取口腔上皮來采集樣本,其中包含的信息來自每個人獨一無二的DNA長鏈,不過這些信息并不能反映被采集者的任何其他個人特征。

21世紀初,越來越多的州開始要求,對罪行并不嚴重甚至僅僅犯下輕罪的人,都要采集DNA樣本。如今,美國聯邦政府和所有州政府都要求,對某些罪犯進行強制DNA檢測。考慮到犯罪分子享有的隱私權比普通公民更少,法院普遍支持這樣的法律。

然而,過去5年來,各州紛紛要求因某些類型的犯罪嫌疑而被捕的人必須提供DNA樣本,這引起了人們對公民自由的擔憂。聯邦政府和超過半數的州政府都已經制定法規,允許采集被捕者DNA樣本,其中一些甚至允許警方在逮捕嫌疑人時立即采集DNA樣本,而不必等到起訴人正式發起訴訟。有些州要求,在嫌疑人的案子被撤銷或駁回之后,自動刪除基因數據,另外一些州則把這個麻煩推給無辜被捕的人,要求他們提出書面請求,才可以刪除DNA記錄。最后,有些法律要求銷毀生物學樣本(不僅僅是數據記錄),而另一些則允許政府無限期保留這些樣本。

未來幾個月,美國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將決定,采集被捕者的DNA樣本是否違反憲法第四修正案。被捕的犯罪嫌疑人應該在必要時提供基因樣本,以便與犯罪現場發現的證據進行比對,這一點沒有人會反對。但是,以擴充數據庫為唯一目的而采集每個被捕者的DNA樣本,這就是另一回事了。在美國,每年有1 400萬人被捕,其中絕大多數最終都會無罪釋放。如果法律允許采集被捕者的基因樣本,可能會導致大批無辜人員的DNA信息流入警方數據庫,然后每個星期都被用來和全國范圍內尚未破獲的犯罪案件現場采集的DNA樣本進行比對。

與此相反,到目前為止,任何法院都還沒有對家族檢索作出決定。就像建立被捕者數據庫一樣,各州對家族檢索的規定差異很大。哪些人的DNA應該錄入數據庫,立法機關已經對相關標準作出規定,但是, 對于警方使用DNA數據庫時應該遵循哪些規則,通常是由聯邦政府或州政府的高級官員、各行政機關,甚至某個州或市的犯罪研究實驗室負責人內定。實際情況非常混亂,以至于很難弄清楚某個州究竟采取了什么樣的政策。最新數據表明,至少15個州正在積極嘗試開展家族檢索,盡管最突出的實踐者是加利福尼亞州、弗吉尼亞州、科羅拉多州和得克薩斯州的執法官員。毫無疑問,其他州偶爾也會非正式地進行家族檢索,少數幾個州已經在權衡是否對此立法。有些州確實已經意識到DNA數據庫濫用的潛在風險。馬里蘭州和哥倫比亞特區都已經通過立法,禁止有意開展家族檢索。除馬里蘭州外,另有超過15個州已經通過書面或非書面的規定,禁止家族檢索。

與指紋不同

有些人支持在破案過程中廣泛采集DNA樣本,并進行匹配檢索。他們通常認為,DNA無非是另一種指紋信息,因此不會帶來什么新的法律問題。事實上,少數幾個支持采集被捕者DNA樣本的法院,正是將采集DNA樣本比作抓捕嫌疑人之后立即采集指紋這一常規操作,而長期以來,采集指紋的操作得到了法院和公眾的認可。表面上看,這個類比似乎很合理,但其實頗具誤導性:與指紋相比,DNA可以提供更多個人信息,因此也更容易使個人隱私遭到泄露。

此外,現在的指紋采集也比從前更具侵害性。長期以來,法院一直認為,在逮捕犯罪嫌疑人時采集指紋對個人隱私的侵犯極其輕微,而且,自從這項技術出現以來的絕大多數時間里,實際情況都是這樣的:在當地轄區采集到的指紋存放在發霉的抽屜里。除非警方有新的理由懷疑某人涉嫌犯罪,否則,他的指紋檔案幾乎不會重見天日。但時至今日,指紋已經像DNA圖譜一樣,被錄入到電子數據庫中,在全球范圍內都可以檢索到。毫無疑問,共用一個統一的數據庫有助于破案。但是,當出現錯誤時——這確實會出現——后果可能不堪設想。想一想布蘭登·梅菲爾德(Brandon Mayfield)的遭遇:在2004年馬德里火車站炸彈襲擊案調查中,這位俄勒岡州的律師被警方逮捕,并作為犯罪嫌疑人拘留了兩星期,原因僅僅是指紋匹配錯誤。

匹配錯誤是指紋記錄濫用的唯一途徑,這與DNA數據濫用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指紋并不會告訴執法人員,你是否有個兄弟,或者是否被領養。它們不會泄露你的種族、性別,也不會透露你是否易患癌癥。DNA數據能告訴人們的信息比指紋多得多:根據DNA數據,可以精確地推測出你的頭發和眼睛的顏色、身高、年齡、骨骼結構、膚色,更不用說一系列遺傳傾向,比如暴力、藥物濫用或精神疾病的傾向。

目前,為了司法取證而進行的DNA調查和記錄,并不會透露這些詳細的個人信息。但是,能夠揭示這些信息的檢測技術,或者已經存在,或者很可能在不遠的將來就會出現。然而,法律并沒有明確禁止這樣的檢測。長期以來,法院一直在費盡唇舌解釋憲法中關于警方應該如何獲取DNA信息的規定,但他們對警方接下來應該如何使用這些信息卻沒有嚴格控制。如果警方通過合法手段采集到DNA樣本,那么關于這個樣本可以保存多久,使用多久,以及可以進行哪些檢測,難道就沒有任何限制和約束嗎?

如果警方只是檢測那些不會泄露個人詳細信息的DNA片段,這些問題看起來就像是無理取鬧。但是,現在警方已經根據DNA信息來尋找家族聯系,而且利用DNA信息揭示身體特征、疾病以及其他遺傳傾向等信息的研究不斷取得進展,因此,當前法律中對于單純獲取和存儲遺傳物質與利用遺傳物質來分析個人信息之間的界定,可能很快就會變得模糊而危險。

不難想象,有朝一日警方將根據犯罪現場采集到的DNA樣本,分析出未知嫌犯可能是一個有藍眼睛的歐亞混血男子,他可能肌肉高度發達,并有酗酒傾向。然后,警方可能會找出與這些信息相匹配的人,并對他們展開調查,或者將他們的私人信息公之于眾,盡管這些受到懷疑的人絕大部分最終都被會被證明與犯罪案件無關。執法人員可能只是把DNA信息當作一個起點。基因檔案所提示的信息,比如可能的面部特征或身體狀況,將被用來與其他存儲著面部照片或其他生物識別信息的數據庫交叉比對,這就使得警方可以對數量巨大的美國公眾的個人信息展開異常復雜而頗有侵犯性的數據挖掘。

DNA技術在執法部門的應用引出了許多問題,不僅限于未來可能侵犯隱私,或對嫌疑人親屬帶來騷擾。實際上,目前DNA檢索出現錯誤匹配的可能性,比電視節目中所展示的高很多。這個比對過程還很不完美,特別是用于檢測的DNA的量非常低的時候更是如此。犯罪現場采集的樣本通常不會像實驗室樣本那么純凈,可能混合了許多人的遺傳物質。對這些混合物進行分析,是一個非常主觀化的過程。近期,一項實證研究分析了DNA比對中固有的主觀性,結果表明,DNA比對的出錯率令人咋舌。研究人員將一個真實案例中的DNA檢測結果提交給17名經驗豐富的分析師,最后收到了結果五花八門:有的將被告列為可能的作案人員之一,有的甚至明確排除了被告。

最后,利用DNA揭示的個人特征來篩查犯罪嫌疑人,還會帶來一個非常令人不安的問題:可能對少數人群帶來不成比例的影響。美國被捕和被判罪的人中,黑人和拉丁美洲人所占比例較高,所以他們的DNA被采集和檢索的概率也最大。然而,這未必是因為他們真的犯罪更多。比如,研究表明,在整個美國,盡管黑人和拉丁美洲人非法使用大麻的比例一點也不比白人高,但是黑人和拉丁美洲人因持有大麻而被捕的比例是白人的兩倍,三倍,甚至四倍。如果警方帶著種族傾向去逮捕嫌疑人,那DNA數據庫也必然會有種族傾向。如果檢索時采用家族匹配的方法,那最有可能遭到警方懷疑的還是這些人的親戚和家屬。

要求更嚴格地監管執法部門進行的DNA采集與分析,這不僅僅是指制定相關法律和政策,規范強制性采集和家族檢索。到目前為止,人們主要討論的還是在哪些情況下,可以強制要求被捕或被判有罪的個人提供DNA樣本,但事實上,警方還可能通過秘密手段獲取DNA樣本,就像對“殘酷睡客”調查時所采用的手段。在這樣的情況下,根據憲法第四修正案得出的結論可能相互矛盾,甚至讓人感到不可理解。通常,憲法并不保護人們自行丟棄的物品——如果你把自己沾滿血跡的T恤扔進垃圾桶,當執法部門將它撿走并用作證物時,你無權控訴這侵犯了你的個人權利。但是,同樣的原則可以適用于我們經常在無意中丟棄的DNA嗎?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卻不散落DNA,那是不可能的。考慮到無處不在的DNA可以通過無數種途徑泄露私密個人信息,如果警方從你丟棄的飲料瓶上采集DNA,并試圖在CODIS的記錄中尋找與之相匹配的結果,或者把你的DNA信息存儲在數據庫或電子表格中,難道你也無權提出申訴嗎?

幕后利益

隨著DNA在執法中的應用日益廣泛,應該采取哪些措施來保護無辜民眾的隱私?一個合乎邏輯的期待是,可以將公眾意見作為一個指標,來監測政府在獲取和存儲嫌疑人DNA樣本上濫用權力的情況。然而,DNA取證調查中幾乎每一個環節都可以幕后操作,而且事實上也正是如此,基本上沒有受到公共監督。調查人員偷偷采集被調查者的DNA樣本。用于執法取證的DNA樣本分析新技術,也幾乎總是在沒有經過任何官方評價的情況下悄無聲息地部署。利用新技術重新檢測舊樣本,也不會提前公示或取得法律許可。政府主導的用來確定DNA檢測有效性的研究,甚至會拒絕由真正的科學界同行進行復審。舉例來說,政府宣布了一些統計結果,以此來確認一些罕見DNA圖譜用于執法取證的有效性,40位著名科學家和學者(特別說明,我也是其中之一)在《科學》雜志上發表公開信,要求獲取國家數據庫的受控訪問權限,以便驗證政府所宣稱的統計結果的準確性,而聯邦調查局的官員一口回絕。聯邦調查局還威脅道,將關閉某些州訪問數據庫的權限,因為這些州允許辯護律師在試圖找出真正犯罪分子時,向政府數據庫發起檢索請求。

以營利為目的的公司生產了采集DNA的試劑盒,檢測DNA的設備以及解讀結果的軟件,警方和執法機構不受監督地肆意使用相關技術,這些公司則從中獲得經濟利益。在這些商業公司的推動下,伴隨著大量DNA數據庫的建立而出現的上述問題只會進一步加劇。每當通過一項新的強制采集DNA樣本的法律,或者批準另一種檢索技術,特別是通過強制采集被捕者DNA的法律,從而可以大幅提高每個警察轄區對相關設備的需求時,上述公司都會從中獲利。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最強烈支持DNA采集與分析的呼聲往往來自一些游說公司的員工,它們為自己客戶的利益服務,其中許多人都曾在政府實驗室工作。例如戈登·托馬斯·霍尼韋爾公司(Gordon Thomas Honeywell),代表著美國生命技術公司(Life Technologies),它運營一個網站,旨在推動立法來“推進DNA相關技術及其應用”,而最熱門的一個執法分析師培訓會議則是由普洛麥格公司(Promega,一家與DNA檢測相關的私人科技公司)贊助的。

立法保護

與執法取證相關的DNA項目還在穩步拓展,不太可能止步于采集犯罪嫌疑人的DNA和家族檢索。軍人已經需要提供DNA樣本,但奇怪的是,大部分警官卻不需要提供。很快,在那些必須準確核實人物身份的利益交換中, DNA采集可能會被認為是一項合理要求。或許終有一天,政府將要求申請助學貸款的學生、政府公務員以及社保和醫保制度的受益者提供DNA樣本。到那時,DNA檢測也將透露與更敏感的個人特征有關的信息。

一些官員和政策分析師建議,建立全民數據庫,只須每個人出生時提交自己的DNA即可。受害者援助機構和執法部門的官員指出,建立一個真正的全國數據庫必將有助于破案和控制犯罪。就連民權倡導者也不得不承認,將每個人的DNA都納入全國數據庫,盡管存在侵犯隱私的潛在風險,但這可能是確保執法取證時公平而準確地使用DNA的唯一方法。

如今, 谷歌(Google)搜索和即時信用查詢大行其道,機場、大廈和學校都部署了常規安全檢查,很容易想象,在不遠的將來,我們的基因代碼也將成為一種安全憑證。不過,哪些是政府可以請求你做的,哪些是政府可以強迫你做的,憲法一直以來都對此作了明確區分,盡管有些時候這條界線看起來非常模糊。

美國最高法院認定,警方有權詢問你的姓名,但同時也指出,如果你拒絕提供這一信息,根據憲法,警方如果沒有合理的理由來懷疑你卷入犯罪活動,那他們無權因為你拒絕告知姓名而逮捕你。采集指紋也有相關的規定:我們沒有實施強制性的全民指紋采集項目去控制犯罪。因此,法律學者們一開始就認為,建立全民DNA數據庫是赤裸裸的違憲。然而,如果人們討論的所有問題都只差全民DNA數據庫,那我們就要考慮,怎樣才能最好地利用這個強大的執法取證工具?

英國官方最近給出了這個問題的答案——通過《自由保護法案》(Protection of Freedoms Act)。這一法案要求銷毀被捕者的DNA樣本——而不是像以前那樣保存上百年,并在一段時間之后從數據庫中刪除無罪人員的記錄。美國也應該制定類似的法律,并通過立法來要求評估DNA數據庫在犯罪調查中的效力,制定規章來限制執法部門采集的生物學樣本的應用范圍,這樣整個社會都將受益。

此外,政府還應該禁止家族檢索,因為那些只是與犯罪嫌疑人有親屬關系的無辜大眾會因此而遭受懷疑。與此同時,應該允許有資格評估政府是否在濫用DNA數據庫中海量數據資源的人們訪問數據庫。辯護律師也應該有權在政府數據庫中發起檢索,以便證實委托人與犯罪案件無關;統計學和群體遺傳學領域的中立專家也應該有權訪問,以便核查數據庫的精確性。同時,也需要制定法律,明確界定哪些類型的DNA分析是允許的,哪些是不允許的——例如,在一個重視公民自由的社會,檢測嫌疑人的身體特征或個人特征都應當被視為是不可接受的。

最后,根據憲法中對于公民自由的承諾,我認為應當禁止對所有被捕者不加分辨地采集DNA樣本,這是政府對無辜大眾私人生活的侵犯。這一建議不僅是出于對個人權利的關注,也是維護社區安全的需要。與其耗費大量人力物力去采集和保存被捕者的DNA,還不如將這些資源用于填補犯罪現場調查人員和實驗室技術員的巨大人力短缺。我們應該把重點放在提高收集證據的速度上,因為即使是最嚴重的犯罪案件,也只有10%到20%進行了犯罪現場證據調查。

在政府投入更多資金擴充公民DNA數據庫之前,它應該向公眾通報截至目前已經取得的成果。我們已經積累了數百萬基因圖譜,但是沒有人能說出究竟有多少次逮捕受益于這些信息,更不用說最后有多少定了罪、都是什么罪名。借助DNA數據庫破獲的犯罪案件,是二級謀殺,抑或只是非法涉毒?在我們投入更多資源、犧牲更多個人自由之前,我們必須弄清楚,納稅人和整個社會在DNA采集和記錄上到底已經投入了多少。我們需要看到實實在在的數字,而不只是趣聞軼事一樣的案件報道。

作者簡介:伊爾琳•墨菲(Erin Murphy),美國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
文章來源:環球科學(huanqiukexue.com)2013年06月05日
發布時間:2019/6/10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關閉窗口】
 
河南22选5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