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而言憲公法讀書會第十四期 :《憲法變遷與憲法教義學:邁向功能分化社會的憲法觀》成功舉行
 

2018年10月24日晚18時30分,“學而言憲”公法讀書會第十四期在中國人民大學明德法學樓725會議室舉行,主題書籍為《憲法變遷與憲法教義學:邁向功能分化社會的憲法觀》(李忠夏著,法律出版社2018年版)。本次讀書會由山東大學法學院李忠夏教授、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張翔教授擔任評點嘉賓,由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憲法學與行政法學專業博士研究生胡超、碩士研究生陳芊默擔任報告人,由博士研究生錢坤擔任主持人。

胡超同學首先圍繞書名中出現的憲法變遷、憲法教義學與功能分化社會三個概念進行了報告,主要梳理了三者之間的關系。李忠夏老師從中國法學界關于社科法學與法教義學的爭論切入,并通過對法教義學產生的時代背景的回顧,以及對時代變遷情勢的考察,指出法教義學并非法條主義,而早已具有知識體系與價值判斷的二重性。但如何處理價值判斷的確是法教義學的一個難題,這實際上也是法在安定性與社會變遷之間、在封閉性與開放性之間如何協調的問題。而盧曼的社會系統理論正是關于不同的社會系統之間在保持自主的同時進行互動的理論。盧曼認為,現代社會是一個功能分化的社會,整個社會由不同的社會子系統組成,但沒有哪個子系統能決定其他子系統。各個社會子系統實現了運行上的閉合,獨立承擔不同的功能,具有自身運行的符碼,是自創生的系統。但是,每個子系統又不可避免會有各個系統自身無力解決的悖論,因此就需要在區分各個系統的同時建立各系統之間的聯系,以相互解決各個子系統自身無法解決的問題。正是基于此,盧曼指出法律系統是一個“規范上封閉,認知上開放”的系統。一方面,法律系統需要獨立于其他子系統,維護自身的安定性;另一方面,法律系統中的價值判斷需要求助于其他系統,同時也需對其他系統的變化作出適度回應。在這一過程中,憲法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一方面,憲法維系著社會各系統的功能分化,可以防止法律系統受到政治系統的入侵;另一方面,社會各系統的變化可以通過憲法傳遞到法律系統內部。在這種背景下,憲法教義學就需要在保持法安定性的同時引入一種后果考量,整合過去與未來的雙重視域,同時滿足安定性與后果考量的需求。就此,李忠夏老師引入了憲法變遷概念,將其作為憲法解釋的基礎(而非傳統認為的結果),成為憲法解釋的“前理解”。憲法教義學體系由此形成一個憲法變遷——確定憲法概念的可能性邊界——憲法決定的工作流程。最后,胡超同學針對功能分化的規范性問題作了梳理,并提出了自己的一點疑惑。

接著,陳芊默同學主要針對本書第七章“基本權利的社會功能”的主要內容作了介紹與梳理。李忠夏老師認為,對基本權利的社會功能的研究應該回到基本權利功能變遷的社會背景,也即社會功能分化的背景下進行研究,這最終對建立我國的基本權利教義學體系具有意義。歷史地來看,基本權利的功能是隨著國家與社會二元分立的出現與打破而變化的。19世紀,國家與社會在資本主義經濟發展和理性自然法發展的影響下出現分立趨勢。因此早期基本權利的功能就在于維系社會自治以及以私域社會為基礎的自由倫理。但隨著自由經濟的發展,社會實際形成了另一套“默認占優勢的強者對弱者的盤剝”的等級秩序。再加上自由經濟的負面影響,人們開始接受國家需要干預社會,尤其是經濟領域的觀念。國家與社會逐漸出現一定融合,二元分立不再絕對。在這種背景下,盧曼的社會系統理論可以成為對基本權利社會功能研究的背景知識。根據盧曼的理論,社會的演化導致功能系統的分出,每一個子系統都在社會中承擔特定的功能。在這種社會中,憲法成為政治系統與法律系統的“結構耦合形式”,維持二者的分化又在它們出現自身無法解決的“悖論”時以特定形式予以解決。作為憲法的一部分,基本權利的功能同樣在于維系社會功能分化。基本權利通過對特定系統的溝通媒介的一般化加以制度化的方式來維系這種社會功能分化,并防止社會出現“去界分化”的危險,又由于“去界分化”的危險主要來自政治系統,因此基本權利仍然是在政治系統與法律系統的分化與耦合中起到維系社會系統功能分化的作用。基本權利的功能還在于實現社會功能系統的結構耦合,從基本權利角度看,可以將憲法視為法律系統與所有社會子系統的“結構耦合”。通過基本權利,環境實現對法律系統的“激擾”,一定的價值被納入進法律系統,維系法律系統與其他社會系統之間的結構耦合。基本權利的功能實現了從限制國家權力到客觀價值秩序的轉變適應了這種社會變遷。而基本權利的法教義學體系是基本權利社會功能的形式體現,是源于社會變遷的內在需求和法律系統的功能需求。當今中國也正在經歷這樣的社會變遷,各系統之間會出現功能混淆的情形,因此以基本權利為切入點解決不同系統之間的封閉與依賴具有對中國的獨特意義,而不是簡單移植問題。

在聽取了兩位同學的報告后,李忠夏老師予以了點評。李忠夏老師指出,盧曼的社會系統理論是一種社會學理論,是對社會的一種事實描述。這就意味著其中并不包含一種價值判斷,在上下分層社會與功能分化社會并無好與壞的區分。但隨著社會復雜性的提升,功能分化某種意義上可能具有了一種必要性甚至不可避免性。而且功能分化在我國憲法中是可以找到規范或價值基礎的。至于胡超同學提到的我國憲法中的一些條款與功能分化的沖突問題,李忠夏老師認為這些條款是可以在社會功能分化下作出妥善解釋的,即將憲法中規定的一些權力條款限定在政治系統之內。關于基本權利的社會功能,李忠夏老師指出我國對基本權利的研究經歷過一個轉折,在80年代時我國的憲法理論不會認為基本權利是防范國家的權利,而會認為是防范其他個人的,但是之后隨著學界研究的深入,開始注意到了國家對公民基本權利的義務,基本權利實現了一定的意義變遷。接下來在基本權利的“客觀價值秩序”層面,國家權力要在多大程度上介入到目前這個功能分化的社會之中,還需要在我國社會變遷的背景下持續研究。接著,張翔老師指出在閱讀或研究盧曼的社會系統理論時必須注意兩個問題:一是社會系統理論中人的地位問題;二是功能分化如何從一種事實描述變為一種規范目標。

之后,現場同學就自己閱讀過程中的困惑進行了提問,包括社會系統論下如何看待基本權利的一般化與再具體化、法律系統在社會各系統中的定位、社會系統論下的憲法正當性、詮釋學中的“前理解”、憲法教義學如何解決終極的價值判斷難題等問題。對此,兩位指導老師都給予了詳細的回答。在熱烈的氣氛中讀書會圓滿結束。

文章來源:中國憲政網。
發布時間:2018/10/28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關閉窗口】
 
河南22选5开奖号码